没有任何雷点,随便两个人都能瞎几把磕起来的,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的破写手

一点也不平安的平安夜

瞎写的,请各位凑乎着看吧。本内容存属虚构,如有ooc那肯定是我的锅

平安夜,圣诞节的前一天。王昊过了无数个平安夜,但是今年这个平安夜,无疑是他生命里最难忘的一天。

今天演出结束后,红花会一行人坐上了车,往酒店方向开去。“老万你说,贝爸我今天帅不帅,嗯?”李京泽解开安全带,挂在王昊身上,眼睛亮亮的瞅着他,就像是幼儿园里急切想要得到老师夸奖的小孩“帅帅帅,我们贝爷最帅了”王昊说完便把口罩拉了上去

“呦~老万,害羞了?”坐在老万身边的丁飞看到了王昊的动作,揽过王昊的肩膀调侃到“是不是说完假话,觉得良心不安了😂”

“老逼你想咋的,我告诉你啊,你贝爸我就一个字,帅!是不是,老万”李京泽听到丁飞的话,反驳道

“嗯,我男朋友最帅了”王昊说完便把自己埋进了李京泽的怀里,结果被李京泽给提溜了起来,拉下王昊的口罩,就是一个湿吻“靠,你俩啥意思,大平安夜的给我在这虐狗?说好的兄弟情呢?能不能有点爱心?”丁飞现在贼后悔自己干嘛刚才要呛李京泽,现在可好,给了这俩人秀恩爱的机会

“不是不是,老贝你这手干啥呢,当我不存在啊,你俩要车震也请等我下车再震行吗?”丁飞看着李京泽把手伸进王昊的衣服,王昊露出来一小节白嫩嫩的腰身,觉得自己也硬了,不过看样子今天是没戏了,算了,平安夜嘛,就让这俩人单独过好了,不过自己当初为啥偏得要跟李京泽他们一个车,跟壳总他们一个车多好啊,肯定是这几天事忙,把自己脑子忙坏了😂

“行了,快到酒店了,你俩收拾收拾,估计酒店大堂又有一帮小姑娘等着呢,别到时候让人看了笑话”丁飞瞅着两人说到“好”

王昊刚刚把自己的衣服拉下来,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他的身子被巨大的惯力使得往前撞去,而系在身上的安全带则是把他又拉了回去,使他的头先是撞在前面的椅背上,而后又反弹回去。鲜血顺着王昊的头上流下,他陷入了昏迷中

王昊睁开眼睛,闻到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这是,医院,他抬起手来,摸到了自己脑袋上包着纱布,我这是怎么了

“昊昊,你终于醒了”“妈?你怎么在这?”“昊昊,你怎么样,头疼不疼,啊,哪里难受?”“我,我没事,妈,你这么在这,你不是应该在东北嘛,对了,壳总他们呢”

“昊昊,你先把伤养好,好吗”“妈,你跟我说 实话,他们其他人到底怎么了”“你们回酒店的路上,因为有人跟车,引发了连环车祸,其他人都过世了,而你也昏迷了一个星期”

“不,不可能,不会的”“昊昊”“妈,你让我一个人待会行吗”王昊母亲看着不愿相信的王昊,叹了口气“那好,昊昊,我先出去了”

王昊等母亲出去后,再也忍不住眼泪,他不愿相信壳总等人的死讯,但是他更明白,母亲没有必要去骗他,王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嘴里却还在不住的念叨着弹壳等人的名字

今年这个平安夜,王昊过得一点也不平安,反而失去了对他来说,异常重要的一群人,王昊在那之后,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但他无法亲手结束这种痛苦,他在那之后时常会想,为什么偏偏活下来的是自己,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而他却还活着。他不只一次的想要自杀,但想到自己的母亲,王昊无法想象母亲在失去自己以后会多么的悲痛,他不能让已经为他付出很多的母亲体会到失去儿子的痛苦。所以他只能活着,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

评论(23)
热度(21)

© 叶子会_辜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