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雷点,随便两个人都能瞎几把磕起来的,懒癌晚期+拖延症晚期的破写手

Final stage–裂变

01

刘嘉裕在看到客厅的惨状以后,愣了几秒,而后浑身被巨大的恐惧感所笼罩

“你下的去手?”

刘嘉裕这一句不像是在质问李京泽而是在质问他自己一样,而后几秒钟,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拔高音量,对着李京泽吼道

“你他妈下得去手?”

李京泽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为什么,当时,

刘嘉裕冲上前去,拽住李京泽的领口“那可是我们的兄弟,你他妈为了王昊,就毫不犹豫的爆了另一个兄弟的头?”

李京泽抬起头,看着刘嘉裕的眼睛,突然明白了什么

刘嘉裕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李京泽,更加的生气,被怒火烧毁了理智的刘嘉裕对着李京泽的脸就要打下去

“够了,李京泽又没有做错什么,要不是他,我们都得死”

被王昊推开的刘嘉裕像是找到他的下一个发泄目标一样

“放屁,别他妈说的那么好听,李京泽就是他妈为了救你”

“我 我早就说过,末世来了,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

“你他妈给我闭嘴”刘嘉裕看着站在一旁的王昊,一拳挥了上去

没有落在李京泽身上的拳头,终究落到了王昊身上

“如果不是你一天天的不知道想些什么”

“不是你念叨着末世末世,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死”

“他们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你,你们,你们都不相信我说的,如果你们当时在超市的时候要相信我,他们就不会死”

“呸,王昊,我看你他妈是疯了”

“你他妈早晚得害死我们所有人”

王昊看着指着他破口大骂的刘嘉裕,和屋内默不作声的众人,嘴角扯出一个笑

“你们也这样想的,对吧”不是疑问,而是那肯定的语气

王昊穿过众人,打开大门,离开之前回头瞅着屋内的众人

“我不在,你们,也都会死,我们,都会死”

“草”

所有坚不可摧的感情,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

更何况,王昊和刘嘉裕的感情,从来都不是坚不可摧的

02

“李京泽你干嘛一直跟着我,不怕我害死你啊”王昊停下脚步,看着一直跟着他的李京泽

看着默不作声的李京泽,王昊继续向前走去,李京泽沉默了半晌,以至于让王昊觉得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时

“不会”

“嗯?”

“你不会害死我的”

反应过来是在回答他之前问题的王昊,嘴角勾勒起了一丝弧度

“老万,老万你没事吧”李京泽担忧的看着倚在他身上的王昊,本来好好的,结果王昊毫无征兆的就倒下了,要不是他在后头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估计就得直接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

“没,没事”

“天快黑了,我们得快点找到一个过夜的地方才行”王昊看着远处被染上暮色的天空说道“否则黑暗降临我们恐怕,会死”

王昊想到刚才闪过眼前的零星几段画面,入夜后的丧尸会比在白天更加活跃,如果他们在入夜前还没有找到过夜的地方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刘嘉裕看着客厅,地板上的血迹已经被他们清理干净,但是沙发上血迹却无从下手,就像现在他们面对当下的状况一筹莫展一样,摆在中间被白布覆盖着的两具尸体是如此的刺眼,刘嘉裕疲惫的靠在墙上,脑海里浮现出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在王昊跑进房间锁好门后的下一秒,星哥就扑向了离他最近的罔极,而其他人则是趁着星哥撕咬罔极的时候,慌张的逃走。罔极被星哥一口咬断了颈动脉和椎动脉,鲜血喷洒出来,而后又在罔极的挣扎和星哥的拖拽下,只留下一层皮连着要掉不掉的脑袋,血液几乎布满了整个客厅,就像一幅劣质的泼墨画一样,只是这幅画使用鲜血和生命创造出来的

李京泽和王昊在黑暗彻底笼罩大地之前幸运的发现了一户没有上锁的房子,房间里凌乱不堪,有些地方还洒落着血迹,两人把房子检查过一遍确认没有丧尸存在以后便把门窗反锁,而后便瘫在了沙发上

“我觉得咱们应该拿什么把门堵上”王昊人瘫在沙发上,看着防盗门,越看越觉得不够安全

“啊”李京泽扭过头看着王昊一脸严肃的样子,又想了想之前星哥把门锁弄掉的情景“行,拿什么堵”

“要不,拿沙发?”

“我觉得咱拿冰箱堵吧,正好跟门也差不多”李京泽看到放在厨房的冰箱说道

两人费了一番力气把冰箱堵在了门口后,李京泽又马上瘫在了柔软的沙发里

“那个,我觉得”

“别,你别觉得了,爸爸我真没力气在帮你搬别的了”李京泽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我是觉得,你应该饿了,我们该找点东西吃了”说完两人的肚子便都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王昊,明明就是你自己饿了吧”

“李京泽你别说的好像你肚子没响似的”

两人又是一阵翻箱倒柜,可惜只翻出来几包过期了的泡面和几根差不多都要蔫掉的黄瓜

“你确定,这泡面我们吃了不会死吗”李京泽看着已经过期半年的泡面

“不会吧”王昊心里也是没有底的很,但是现在的情况由不得两人,为了活下去,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了

“壳,壳,醒醒”

“嗯,老飞?你醒了?”

“嗯,醒了,毕冉大概跟我说了,你们没事吧”

“没事”

“喝点水吧,壳,我晕倒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要现在不想说也没事,你脸色不大好,还是在休息休息吧”丁飞拍了拍刘嘉裕的肩膀,向外走去

“你知道吗,李京泽杀了星哥,为了王昊”丁飞听到刘嘉裕的话,停下脚步,坐到他身边

“我梦到星哥对着我笑,然后下一秒他的头就在我眼前爆开。就像咱们拍西瓜一样,我能感受到他的脑浆还有血液蹦到我脸上,身上。李京泽拿着锤子,下手干净利落,就,就好像他锤的不是星哥,不是人类的脑袋,而是一个物品一样。接着他举着锤子向我走过来”

“老飞,我怕,我真的怕”丁飞捏了捏刘嘉裕的肩

“不会的,没事,还有我呢”

“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李京泽没有那么做的话,现在结果会是怎样”

“星哥会咬死王昊,把王昊也变成丧尸,然后接来下就是我们,即使我们有人能逃出去,那又能活多久呢,李京泽当时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而且我想星哥也是希望我们活下去的,不然也不会回来告诉我们”

“好好想想吧,壳”丁飞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03

几天之后

红花会众人坐在地上,心有余悸,耳边仿佛还有dp等人的呼喊声,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逃亡,而在这场逃亡中,dp和小白永远的留在了别墅之中

几个小时以前,红花会的众人还是像往常一样,结果院子里突然之间出现了丧尸的身影,起先只是一只丧尸,而就在大家解决完,以为平安无事的时候,不远处则又出现了丧尸的身影,但这次,不是一个,而是一群,但谁也没有发现

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丧尸已经堵在了入口处,从窗户往下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它们不断嚎叫着,等大门损坏后,它们便可以饱餐一顿了,活人的味道让它们比以往更加饥饿,丧尸永远无法感到满足,就像人的贪念一样,永远无法填满

“小白,快点,快啊”

“快,大门已经要支撑不住了”

“糟了,dp还在上面,不行,我要回去找他”白曜隆突然想起dp早上说他不舒服后,便一直呆在二楼的房间里

“白曜隆,你疯了,来不及了”

就在dp跟着白曜隆跑下楼梯的那一刻,丧尸也涌进了房子里,毕冉推开在他身前的丁飞,迅速关上了门

红花会众人看着小白和dp的身影被丧尸吞没

“毕冉!”

“我不想死,我希望你死,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跑,安全以后你在找我算账”

丁飞表情复杂的看了毕冉一眼,但他心里也知道毕冉说的没错,他们现在必须马上跑了

白曜隆在看到侧门被关上的时候,心情很是复杂,大批丧尸涌上楼梯,他和dp慌不择路的跑到了楼顶,锁上通往天台的门,他和dp合力把放在天台的箱子堆到门口,但是丧尸破门而入只是时间问题,更严重的是,他们无法离开,他们现在被困在了这里,除非有人把外面的丧尸全部杀死

“哥,我们一定会活下来的”白曜隆看见在二楼的阳台

“哥,我有办法了,我们把衣服脱了,撕成布条,绑在一起,下到二楼,在跳到一楼,这样我们就有救了”

逃生的工具很快就做好了,而门上的插销也摇摇欲坠,显然支撑不了几次撞击

dp突然拽住白曜隆,面色苍白的对他说道“我已经被感染了,刚才上楼梯的时候,我腿被丧尸抓到了,我在上面给你拽着绳子,你快点下去”

这个消息对于白曜隆来说就犹如晴天霹雳一样

“不,我不要”

“小白,乖,我爱你,所以你必须给我活下去”

“快走啊”

dp嘴角已经有溢出的白沫,再过不久他也就要变成丧尸了

“不,我不走”白曜隆抱住dp,亲吻上去,dp意识坠入黑暗之中的最后一丝念头则是,小白嘴唇好软啊。

白曜隆看着怀里不断抽搐的人,忍不住哭了出来,如果早一点,早一点告诉他我的心意的话

“我也爱你啊”

dp突然张口咬在白曜隆肩膀上,白曜隆没有松开抱着dp的手,他微笑着,我们终于永远在一起了。随后丧尸吞没了他们俩人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啊之问道

“去找老万和老贝吧”

其他人诧异的看着刘嘉裕,毕竟几天之前他还觉着王昊是个灾星,只有丁飞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决定去找李京泽他们

04

前天留下的半盒豆豉鱼罐头即使把拉开的铁片尽量紧密的贴合也难以阻止细菌的滋生,它们在食物上滋滋作响,发出只有饥饿之人才可以听得见的死亡响声。

王昊把铁皮反拧下来,过程中铁皮的边缘深深的嵌进皮肉,手指内侧很快的渗出血来,饥饿让大脑供不上血,于是疼痛的感觉也钝。拿那块铁片刮蹭掉腌鱼表面的青色霉斑,他把最后半盒罐头搁置在他和李京泽之间,味道是意想不到的勾人,他甚至羞耻的吞咽了口水。

他们在废弃的房屋里藏匿了三天,弹尽粮绝,但极其幸运,目前没有任何丧尸来扰,越安全越没有变化,越安于这种变化,他们在房屋里尽量减少谈话和动作,连呼吸也要放轻。

王昊庄重的把剩下的两条鱼拉出来,里面的那一只稍小,但酱汁很足,滴滴嗒嗒的留下他的手掌,流过他的伤口,咸味终于使王昊刺痛。他微微迟疑,皱着眉。

“你他妈干啥呢。”

眼前人几乎是迅速,弯身子仰头去舔舐他的手掌,那条在侧面皮肤像黑色河流一样的线条马上消逝,换成了在月光下亮闪着的一些光。唾液痕迹脱的歪歪扭扭,终结在拇指,它的主人叼走了小一点的鱼肉。

片刻就想起来,黄昏那天也是眼前这个无赖,含着自己嘴上的伤口不放,吮了好久。

“你干嘛呢。”

“不是,多浪费。”

他绽开嘴角,虎牙不可避免的显露,王昊脑袋好像更加充血了,他快速的吞咽下那条鱼。他大力的咀嚼,嚼的腮帮子都鼓起来。已经干硬的鱼肉费力的挤下喉腔。

“你别总这样。”

“我哪样?”

“就是……我那天生死关头没管你,那啥,那嘴唇能随便亲么,你不嫌恶心阿。”

“你意思……”李京泽把盘起的腿往王昊边上凑,口腔里腐烂的鱼肉味道还在,活着的感觉也还在“你嫌恶心?”

“也……”

王昊想脱口而出的是也不是,但他马上止住了,不是的意思不就是不讨厌,不讨厌再延伸起来就不合适了,但事实是,确实不怎么讨厌。

总像是输了一招。他心烦意乱的不再续话,从屁股兜摸出来那天剩的烟屁股,他又点燃,狠狠吸了烟的最后一口,火光明亮了一瞬,他不肯就此碾灭,就那么放在手边燃着,等烟味留到最后,耗到最后。

“你说,咱们这么着就饿死了,是不是比被咬死怂逼。”

“你几个意思。”

“我意思是,无论怎么着,咱们得活,要活,明早怎么着也得换地儿了。”李京泽从地上扶着墙起来,长久的体能消耗他也没法再撑了“这家有一把斧头,两根棒球棒,你看你哪个称手,明儿咱出去。”

李京泽永远是果决的,他擅长做决定,而且直觉很准,他也许谁都不信谁也不想依靠只想自己,就是这个,他王昊那天才活下来。他想,谁都可以怪他,他不行。他得陪着他,他干什么都要陪着他。

变故就在王昊在黑暗里偷看李京泽的一秒。措不及防。

他靠着的冰箱剧烈的晃起来,不止一个人力量,不小,在同时使力气砸门锁然后推动。

“我操。”

王昊站起来抵着冰箱,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敌,李京泽从里屋把棒球棒甩给他,自己攥着斧头,他把王昊拉离门口,让冰箱被推力压的嘭然落地。

烟尘在门口扩散开来,雾状颗粒迷的所有人暂时睁不开眼睛,两伙人都慌张的挥舞着武器,却又是发现对方都不是僵硬的活尸之后停止。

刘嘉裕的脸和眼镜底下那睁的狠的眼几下在雾散去清晰。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王昊接过刘嘉裕递过来的烟卷,已经潮湿发霉,半天点不起来,两个人坐在里屋的床上说话,动一动就能扬起灰。

“火光,我看见烟的火光了。”

“哦。”

刘嘉裕听着王昊七分冷淡的答口,轻笑了下,想果然是老万,随即把笑收起来。

“小白和dp……没了。”

“……”

“现在也没什么好质疑,咱们确实狗日的遭遇了末世,老万,之前是我不对。”

王昊微微的僵硬,很艰难的才吸了口烟。

“这事不是偶然,有人做了手脚,我不说谁,我会警告。总之我明白件事。”刘嘉裕吐掉烟,呼吸很重,王昊似乎可以在黑暗里感受到他发红的眼眶。

“咱们得在一起,你明白么,不在一起就全完蛋!”

“是。说的对。”

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李京泽在黑暗里发话,他走到刘嘉裕面前,两人什么话也没说,握起手来了个碰肩。

所谓大限,就是在那个所谓限期来临之前尽力的活一活。刘嘉裕的想法一直没变,他还是想想活多久就活多久,好好活。
带着兄弟。无论剩了几个的兄弟。

评论(10)
热度(34)

© 叶子会_辜时 | Powered by LOFTER